新婚之夜,老公却坐着不动!我喊他,当转过头才发现竟是....

2020-07-13
244 评论
301 人参与

新婚之夜,老公却坐着不动!我喊他,当转过头才发现竟是....

秦薇和肖远是大学恋人,彼此感情一直很好,两人商量着毕业后就结婚。大四毕业前夕,肖远回农村老家迁户口,特地将秦薇带回家给年迈的父母看。

一路上,秦薇都胆战心惊,生怕肖远的爸妈不喜欢自己。

肖远看出了秦薇的担忧,笑哈哈地安慰道:「都说丑媳妇要见公婆,何况咱媳妇长得这幺漂亮,如花似玉,还怕啥?」

「去你的。」秦薇佯装嗔怒。

肖远的老家在一个偏僻、落后的小村庄里,那里的村民几乎世代为农。肖远是他们村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、跳出农门、改变命运的人,因此肖远是全村人的骄傲,肖远的父母也时时刻刻觉得脸上有光。

然而在肖远父母的心中,有一个难以和外人言说的痛楚。那就是大儿子,肖远的哥哥肖靖,小时候因为发高烧,没钱医治,结果落下个癡呆症,反应有些迟钝。儘管从外表上看,肖靖高高瘦瘦,长相俊朗,但他的心理年龄,始终还是像一个孩子那样,天真无比。这和聪明上进的肖远相比,真是一个天一个地,为此父母的心理落差极大。

尤其两位两人见到了肖远的女友秦薇后,高兴之余,更隐隐地为肖靖担忧。肖靖今年33了,但婚事一直无法着落。而肖远年仅24岁,眼看就要成家立业了,兄弟俩差距怎幺这幺大呢?

喜忧参半的父母没有发现肖靖微妙的心理变化。

当第一眼看到秦薇时,肖靖的心里砰地一声,彷彿有根弦被拨动了。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,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,身上更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高贵气质。肖靖不知道,这是爱情来了,他只单纯地知道,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这幺好看的女子。

当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秦薇时,秦薇的脸不自觉地红了,彷彿素夏的风,携来天上的一抹红云,更显妩媚动人。

肖远看见肖靖这样,也不吃醋,他知道哥哥一贯如此看人,更何况,哥哥没有丝毫的威胁力和竞争力。

就这样,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秦薇轻轻鬆鬆地获得了肖家人的喜爱。

而肖靖,此时也在父母的安排下,和同村的一个大龄女子见面相亲。事与愿违,回家后,肖靖告诉父母,自己不喜欢那个女子。

肖父嗤地一笑:「傻孩子,你还懂什幺叫喜欢啊?」

肖靖没有应答。

肖母在一旁询问:「那你喜欢什幺样的女子?」

「像秦薇那样的就好。」半天,肖靖幽幽地说道。

「像秦薇那样?」肖父勃然大怒,「你这傻小子,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」

肖靖生怕父亲动手,一溜烟跑了。

可这门婚事,依然没成。同村的那名大龄剩女,并不喜欢肖靖,在和肖靖见面后的第二天,就外出打工了。也对,谁会愿意嫁一个傻子?

肖母为这事,难过地直抹眼泪。

值得安慰的是,肖远很快就毕业了,而且和秦薇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送彩礼、择日子,就差将新娘娶进门了。

虽说肖家不富裕,但秦薇并不嫌弃。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现实的女子,她爱肖远,这辈子要和他恩恩爱爱,白头到老。其他的,她并无多想。

然而就在秦薇满怀欢喜地準备婚礼时,她并不知道,肖远的父母正在背着所有人,策划一个不为人知的阴谋。

原来,肖母得知肖靖喜欢秦薇时,就和肖父商量,看能不能使用掉包计,让肖靖成为新郎。

肖父听后不同意,肖母劝说:「以肖远的条件,要找什幺样的女子都行,可肖靖就没办法了,没人愿意嫁给一个傻子,我看只有牺牲秦薇,才不会让肖靖打一辈子光棍。」

「不只牺牲秦薇,你还牺牲了肖远啊。」肖父痛心疾首,「肖远也是你的儿子。」

「他们都是我的儿子,手心手背都是肉。但肖远和肖靖没有可比性,肖远是正常人,他能掌控自己的幸福,可肖靖,如果错过了这一次,这一生或许就彻底完了。」

肖母的一席话让肖父沉思了许久,终于改变了想法。

新婚之夜,老公却坐着不动!我喊他,当转过头才发现竟是....

结婚那天,喜气盈门,宾客满座。肖远拉着秦薇的手,一个劲地向来宾敬酒,不亦乐乎。作为伴郎的哥哥肖靖,也在一旁忙进忙出,招呼客人。

一直到曲终人散,杯盘狼藉时,秦薇才鬆了一口气。而此时的肖远,早已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。

不胜酒力的秦薇也有些晕晕乎乎,于是躺在了肖远的身边。

半夜,秦薇迷迷糊糊地醒了。黑暗中,她似乎看见床边坐着一个人。她轻轻地叫了一声:「肖远。」可让秦薇大吃一惊的是,回头的人不是肖远,而是肖靖。

「你怎幺会在这?」秦薇立即挣扎着起身,下意识地看了下自己的身体。还好,她衣物整洁,并无被人冒犯过的痕迹。

「秦薇。」肖靖小声地说道,「我也不知道怎幺回事,我妈让我搀扶肖远到我的房间,而让我进你们的房间。」

「什幺?」秦薇不明白,「你们要干嘛?」

「我妈说,让我和你同房。」肖靖有些难为情地说道。

秦薇诧异地张大了嘴,实在不敢相信,洞房花烛夜,伴郎竟变成了自己的新郎。

「你们在弄什幺名堂?」秦薇站了起来,气得浑身发抖,「我要见肖远,你让他赶紧过来。」

「他还在睡觉。」肖靖看到秦薇动怒,也吓得哆嗦了起来。

「我要见你父母。」秦薇走到房间门口,拉了一下门,发现房门竟被反锁了。

「你们到底是什幺意思?」秦薇歇斯底里地喊,不断地拉扯着大门,企图将门打开。

可房锁异常牢固,瘦弱的秦薇徒劳无功。

撞门声、哭声、喊声顿时淩厉无比,在夜深人静的小村庄里,更显凄凉与可怕。

好不容易熬到天亮,肖远的父母和肖远都来了。

得知真相的肖远,气愤得握紧了拳头:「你们有没有考虑到这样做,是毁了我和秦薇的幸福?」

新婚之夜,老公却坐着不动!我喊他,当转过头才发现竟是....

一旁的肖母痛哭流涕:「从小到大,你都让着哥哥,最后再牺牲这一回吧。」

「肖远。」秦薇哭泣。「什幺都可以让,唯独爱情不能让。」一直沉默的肖靖突然大喊了一声,冲出了房间。

深夜,肖父肖母意外发现,肖远、秦薇和肖靖三人,都同时失蹤。

肖靖的房间里只留下一张纸条,字写得歪歪扭扭:「我不要任何人可怜我。」

而肖远的房间,衣物还完好无损,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。

肖父肖母寻找未果,一夜间白了头。

两年后,肖远带着妻子秦薇,还有年幼的孩子回了趟老家。

一直活在悔恨中的肖家父母,见到他们,喜极而泣。

肖远告诉父母,当年他带着秦薇和肖靖离开了家。他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知道父母这样做,不仅违背道德,还违法了。他难以原谅父母,只好带着心爱的人逃之夭夭。而哥哥肖靖,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受害者,他虽然是一个傻子,但他依然有权操纵自己的人生。

最重要的是秦薇的一句话,她说:「爱情是不能让的。」

如今,肖远一家三口幸福生活,而哥哥肖靖,在肖远的帮助下,开了个果园,自力更生养活自己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